三巽集团“年关难过”:债台高筑 300亿销售目标

  “巽是中国的传统文字,代表风,代表速度,代表能量。”三巽集团董事长钱堃曾如此解释

  克而瑞发布的《2019年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TOP200排行榜》显示,三巽集团2019年的全口径金额为91.2亿元,排在第167位,而按照三巽集团的规划,其在2019年的业绩目标为300亿元。

  除了销售业绩未及预期之外,三巽集团近日还被旗下亳州项目所“连累”,其因在几个月中接连被通报而遭到媒体曝光。此外,在王本龙履新三巽集团总裁的背后,三巽集团原行政总裁侯波、集团副总裁张盛冬等已于2019年先后离职。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致函三巽集团,其相关负责人回复称:“目前我们负责品牌这块的领导前不久刚离职,新的领导年后才上任,所以暂时不具备接受采访的条件。”

  2018年销售额刚破百亿元的三巽集团,曾喊出2019年实现300亿元销售业绩,但多个行业榜单显示,其不仅未及预期目标,还出现了业绩下滑局面。

  (申请赴港上市的三巽集团官方网站一直显示为“网站升级中”,其网页背景为上海中心大厦等陆家嘴“三件套”,而三巽集团也在2018年迁移总部至上海,似乎颇为应景。)

  克而瑞信息显示,三巽集团在2019年的全口径金额为91.2亿元,排在全行业的167位。另据亿翰智库《2019年1-12月中国典型房企销售金额TOP200(全口径)》榜显示,三巽集团不在其中,而其在2018年以100.1亿元排在第130位。

  不仅未实现年度300亿元的销售目标,即使将榜单统计范围缩小到三巽集团的大本营安徽省内,也难寻三巽集团踪迹。

  亿翰智库发布的《2019年1-12月安徽省典型房企销售业绩TOP30》显示,金辉集团以38.8亿元位列第30位,而三巽集团不在其中。另据新安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安徽)企业销售额排行榜》显示,禹洲地产以60.92亿元位列榜单最后一位,三巽集团也不在其中。

  而在2018年,面对媒体针对当年才有机会实现百亿元,却为何提出千亿元目标的提问,钱堃如此表示:“人总要有点梦想的,制定了目标才有奋斗的方向。”但从其2019年的业绩表现来看,千亿元目标能否实现依然存疑。

  此外,当前的市场环境对三巽集团等中小房企而言可能并不轻松,此前福晟集团等多家房企传出将被收购的消息,市场也普遍认为,行业已进入“大鱼吃大鱼”的时代。

  财经评论员严跃进表示,“大鱼吃大鱼,说明行业集中度在提升”,并认为这是一个趋势。但是其也表示:“市场潜力还是有的,中小房企还是有机会冲千亿的,尤其是中部的一些中小企业,后续销售机会还是能够增加。”

  但上海中原地产分析师卢文曦此前则对记者表示,目前中小房企冲击千亿元的难度很大,并表示:“什么两三百亿的都说要刷(到)千亿(级别),这个我觉得可能性就不是特别大。”

  克而瑞研究也认为:“截至2019年末全口径千亿房企数量相比去年同期仅增加4家至34家。相比前两年的高增量,2019年在行业规模增速趋缓的背景下,新增千亿房企数明显下降、规模房企扩容放缓。”

  值得注意的是,志在冲千亿元的三巽,在2018年已将总部迁移至上海虹桥。该年的7月28日,三巽集团举行上海总部乔迁揭牌仪式,钱堃登台致辞称:“三巽集团依托上海的资源优势、政策优势、人才优势,将助力集团进入全国房地产企业一线年下半年申请赴港上市。

  伴随其“进入全国房地产企业一线阵营”梦想壮大的,还有三巽集团的借贷规模。

  其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三巽集团未偿还银行贷款及其他借款总额分别为2.29亿元、5.14亿元、7.09亿元及14.2亿元。同时,三巽集团的融资成本也较高,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其借款总额的加权平均实际利率分别为15.2%、14.9%、14.0%和12.7%。

  此外,信托融资在三巽集团总借贷中的高比例也引发关注。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尚未偿还信托融资金额占我们截至同日总借贷的75%”,招股书显示三巽集团与6家金融机构合作,年利率区间为10.5%~15%。

  对此,严跃进直言道:“超过10%肯定是(属于)融资成本比较高的了,而且信托融资占借贷的比例也比较高,现在信托又收紧,(融资状况)对企业(后续发展)是有影响的。”

  但对三巽集团而言,能否成功上市或许还未知,而解决旗下项目的质量问题更为紧迫而现实。

  2019年12月4日,亳州市住建局网站发布通报显示,在其对亳州市中心市区开展第四季度在建工程施工质量专项检查中发现,建投铂悦府等项目因存在管理人员不能完全到岗履职、施工现场管理混乱、质量问题较多等情况,被通报批评。

  通报显示,建投铂悦府建设单位为亳州建投三巽置业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滁州三巽置业有限公司对亳州建投三巽置业有限公司持股比例达到70%。

  值得注意的是,三巽集团旗下项目在9月27日同样被亳州住建局通报。通报显示,亳州市高新区的三星亳公馆存在班组长代收代发工资等现象。而天眼查显示,该建设单位亳州三巽公馆置业有限公司为滁州三巽置业100%持股。

  除此之外,三巽集团的高层人事变动情况也引发外界关注,特别是其在2019年底引入明星经理人王本龙。

  2019年12月21日,有媒体报道称,正荣地产原执行董事、行政总裁王本龙履新三巽集团总裁,而在王本龙之前,三巽集团原行政总裁侯波、分管人力资源的集团副总裁张盛冬等已先后离职。

  “我不在(三巽集团)了,我已经离开了。”面对记者的询问,三巽集团原副总裁张盛冬如此回复记者。对于离职时间,其表示在9月底,离开原因则“不方便透露”。而相关信息显示,张盛冬在三巽集团任职时间仅一年左右。

  梳理可发现,在张盛冬离职之前,另一位离开的职业经理人是原三巽集团行政总裁侯波。相关信息显示,侯波于2018年9月入职三巽集团任行政总裁,但随后选择在2019年5月离职创业。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支持居民储蓄入市?A股要嗨?官方解读来了 鼓励居民通过机构投资者开展投资

  支持居民储蓄入市?A股要嗨?官方解读来了 鼓励居民通过机构投资者开展投资

  支持居民储蓄入市?A股要嗨?官方解读来了 鼓励居民通过机构投资者开展投资

  又生变数?全球市场大跳水!中东危局愈演愈烈 特朗普遭8000万美元悬赏?

  超30家奢侈品御用营销商艾德韦宣在港招股,刘嘉玲为其推介会站台上市气场强劲